返回

天狱边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:避无可避
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
    天狱边缘第五百零八章:避无可避灭世奴魔庇做好了完全准备,才出现在早知会遇到的敌人面前。</p>

    前暗宗成员李子杰。</p>

    作为罗克郡暗宗内最受瞩目的天才、于半年前疑似不满魔物局内黎轩退位事件,无任何征兆地背叛组织、直接离开暗宗。</p>

    期间谁都不知道此人去了哪里。</p>

    连暗宗内派出的情报人员也无从得知。</p>

    直到两个多月前,六峰城那起教内情报人员被当众杀死的事件、联系最近得到的情报,判断出原来所谓六翼内的高手、其实是他们毁灭教中逃出的叛徒!</p>

    多么讽刺啊!</p>

    这是在魔眼祭坛前,灭世奴魔庇开口对李子杰说的第一句话:</p>

    “你难道还想在此地继续你的罪行,阻碍我教对六连诸峰的清剿?”</p>

    此时魔庇身上披着全身盔甲,并且常备多种解毒药。</p>

    虽说灭世奴能够凭借体内本源力量加持、能免疫部分毒药。</p>

    可面对像李子杰这种敌人,魔庇认为多准备些绝对没错。</p>

    “当年是我初问世时,不小心就落入了你们那洗脑组织里。”</p>

    李子杰站在上位不动声色地回答:“不过幸好当年我对社会上很多东西都无欲无求,最终让你们洗脑彻底失败了。”</p>

    回想起来,当时就连权力、地位、钱财有何用、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的自己,怎么可能会被毁灭教那套洗脑程序影响?</p>

    再加上很多时候他都是单独行动,并且未与其他教内成员有过多接触,使得数年来能保持本心。</p>

    “没能将你纳入麾下,确实是我教的遗憾。”</p>

    魔庇此时已踏上通往魔眼神庙的阶梯:“不过如今你要认清楚形势。现在无论是此地深渊魔眼继承秘法,还是外面那六峰城,都不再是你能阻止的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若是你还心向我教,吾倒不介意再把你送回去。交由你们暗宗宗主亲自调教,成为我教高层人员也是不可能。”</p>

    李子杰警惕地后退几步,来到地势较为复杂的神庙前:“很抱歉,我现在还没那兴趣加入毁灭教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是么,那真是遗憾。”</p>

    魔庇悠然踏步上前。</p>

    在进入有效攻击范围后,身披黑袍的重瞳者毫不犹豫飞出几枚暗器。</p>

    寒光照映着烈火袭杀向神眷者都忌惮不已的灭世奴。</p>

    后者随意用手中大刀一拍,便精准地挡下几枚暗器。</p>

    虽说还有两发命中,但全身铠带来的防护效果,让暗器上涂抹的毒药难以生效。</p>

    “说起来,吾已经通过你以前的同袍、摸清楚了你常用战斗模式。可吾的天赋魔法你却还不知晓,对否?”</p>

    灭世奴来到李子杰曾驻足于他对话的地方。</p>

    朝着身影在墙壁、石柱及雕像间一闪而过的李子杰说:</p>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击败吾,不仅力量上我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,灭世奴的荣耀也不是任何凡人能够践踏的!”</p>

    回应魔庇喊话的是几枚角度刁钻的暗器。</p>

    似是想绕过盔甲的防御,如攻击石像巨猿那般直接袭击关节较为薄弱的地方。</p>

    依旧没效果。</p>

    即便终于出现一发涂有毒药的暗器命中,随后被魔庇捡起来闻了闻味道、顺手掏出一瓶解药吞服。</p>

    “没用的,吾等肉身没其他生命那样脆弱。更何况你擅长的毒药不过是从镇魔峰上带走,许多吾等这儿都有备份。”</p>

    没错,李子杰自己带来的毒药,早就在两个月的游荡中消耗殆尽。</p>

    剩下能用的不过是在镇魔峰上获取的烈性剧毒。</p>

    很显然早在第一次偷取毒药时就被对方发现,并将对应解药提前拿走。</p>

    “你身上暗器很有限吧。”</p>

    魔庇捡起被弹开的飞刀。</p>

    带着铁手套的他掌心用力,便将那柄飞刀硬生生捏到变形。</p>

    “丢一件吾就毁一件,到最后你还有什么手段来对付吾呢?”</p>

    藏在暗处观察着一切的李子杰心中亦沉重不已。</p>

    对方天赋魔法如今尚未判明,只能初步确认是近战会被挡下、远程能够顺利进攻。</p>

    如今对方凭借肉身力量压制,几乎将李子杰所有远程手段都剥夺。</p>

    而若是选择近战,无疑和送死没区别。</p>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没能弄清楚对方天赋魔法性质,才会陷入如此被动局面。</p>

    灭世奴见人类没再回应,便一步步靠近魔眼祭坛。</p>

    口中以周围环境也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:</p>

    “只要吾能破坏这祭坛,今后深渊魔眼之力就会永远地落在冽云那家伙手上了罢。”</p>

    “嗯,即使冽云死了、深渊魔眼也没来得及保存下来,让人类方面彻底损失一件镇魔器,对我教而言也不是坏事。”</p>

    当魔庇来到那要献上眼珠才能换取力量的祭坛前,特意朝着周围问了句:“你说对吧?李子杰。”</p>

    现在深渊魔眼掌控在敌人阵营。</p>

    即便将眼前祭坛破坏,最终受到损失注定是人类阵营。</p>

    李子杰努力保持心情平静,找准时机朝魔庇身后无声地发出仅剩的几枚暗器——</p>

    铛。</p>

    再度被挡下大半。</p>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吾早就注意到你绕到了后面!怎么样,这应该就是你最后的存货了罢。还不打算现身,和吾好好打一场么?”</p>

    魔庇笑着,手中捏破几枚暗器。</p>

    脚下发力踩碎其余几枚,朝着暗器发出地喊话。</p>

    “如果无计可施,吾还能再给你一次机会。乖乖跪在吾面前乞求宽恕,或许你就能免遭外面那数十个智慧种族围攻。”</p>

    “若是态度很好,吾还会在暗宗面前为你说句话。即便还是会被割掉舌头、或成为沉默者那样的成员,但还是能捡回条命不是?”</p>

    料定对方再没任何手段可施展的灭世奴,故作毫无防备地背过身。</p>

    他面向那祭坛方向:“罢了,猫捉耗子的游戏等下再玩也行。现在亲眼看着吾将六峰城所有人类的希望破碎吧!”</p>

    嗖!</p>

    弩箭?</p>

    魔庇抱着疑惑闪过攻击,发现有条尖端开锋的锁链从眼前划过。</p>

    当他想伸手将之抓住时,却被黑暗深处的拉力快速收回。</p>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既然还能保持在安全距离对吾发动攻击,就不要躲躲藏藏嘛!”</p>

    魔庇此行目标不是抓住并杀死李子杰。</p>

    因为他十分明白想要于此地杀死对方、绝对非常困难。</p>

    冽云临走前就吩咐过,即便摧毁魔眼祭坛可能影响到深渊魔眼威能。</p>

    不过只要将之破坏,他们毁灭教稳赚不亏。</p>

    所以他不去理会李子杰多次偷袭,倒是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破坏祭坛上。</p>

    身穿全身铠的灭世奴冷哼一声,再度弯腰想在周围搬起一块石头、打算将眼前放置祭品的容器砸破。</p>

    铛!</p>

    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缠住。</p>

    本就弯腰重心不稳的灭世奴,被缠住脚踝的力量猛地向后拉扯,整个身躯瞬间扑倒在地,难以起身。</p>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侮辱与我?!”</p>

    很显然脚上被缠住的力量,来自李子杰暗中找准时机发出的锁链。</p>

    当做叛徒的面摔了个狗吃屎,让浑身穿着厚重盔甲难以立刻起身的魔庇心中充满愤怒。</p>

    “李子杰!有种就出来和吾大战一场!即使你躲在暗处又如何?根本就阻止不了这魔眼祭坛的毁灭!”</p>

    “吾劝你出来好好临死,说不定还能留你个全尸!”</p>

    “出来啊!”</p>

    魔庇愤怒的声音回荡在这地下空间内,回应他的是阵嗤笑:</p>

    “堂堂灭世奴大人,竟会被我这等小人物惹得暴跳如雷,还真是少见啊。”</p>

    “混账!你敢不敢现身一战!”</p>

    灭世奴也不顾之前那尽量保持从容的想法。</p>

    脱掉碍事的全身铠,露出轻便布甲邀战。</p>

    “明知道我这等小人物连天赋魔法都没有,就如此不要脸地要求我放弃优势、出来与你硬战,可要脸?”</p>

    李子杰嘲弄话语回响在魔庇耳边,令后者在更为暴怒的边缘忽然停下来。</p>

    顺手将地上巨石拿起来的灭世奴,作势就要往魔眼祭坛砸去:“吾知道了,你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罢。”</p>

    至于拖延时间到底是在等什么,魔庇并不需要去管。</p>

    将祭坛完全砸碎,便能完成任务离开此地。</p>

    到时用块巨岩挡住洞口,甚至能活活饿死这该死的家伙!</p>

    铛!</p>

    不出意外地,又是那根锁链出现在视野内。</p>

    这次目标是举起岩石的手,那锁链从暗处飞出,精准地缠绕住魔庇的手腕。</p>

    虽说让原本要砸在祭坛上的石头偏离目标,可让魔庇在愣了片刻后、大笑地将那条锁链抓在手上。</p>

    “李子杰啊!你还真是个蠢货!被吾这么抓住,难道你觉得锁链还有机会收回么!!”</p>

    “为何要收回?”</p>

    冷不丁从锁链尽头旁边传来的无所谓话语让魔庇心头微震。</p>

    随即听见石块在那黑暗中失去支撑的声音,似是有重达万斤的巨岩从山崖滚落。</p>

    拉动魔庇手腕上捆着的锁链、将灭世奴整个身躯以极快速度朝那锁链尽头带飞。</p>

    在地上不断摩擦、让得魔庇身上那些布甲被破坏得和路边乞丐几无两样。</p>

    不过最终还是在飞出不到十多米距离时停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同时还在整个魔眼神庙所处高地的下方,传来石块重重落地声。</p>

    显然若不是这高地距离有限,魔庇很可能就会直接被带离此地、狠狠地从高处摔落,不死也得重伤。</p>

    但这明显足够了。</p>

    没时间抱怨地形不够占优的李子杰,在魔庇滑行到自己所处石柱下方时,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。</p>

    双手握着长剑,以重力加速、试图趁着魔庇还未来得及反应、用出天赋魔法的瞬间将之击杀!</p>

    轰!</p>

    李子杰身影落地,手中长剑却并未命中目标。</p>

    魔庇作为灭世奴,数百年来累积的战斗经验还是被对手小看了。</p>

    他很清楚对方将自己控制住后,将会以何种角度、方式进行追击攻势。</p>

    所以几乎在身躯停止移动的第一时刻,便利用灭世奴强大的手臂发力,趁着李子杰还未降落的时刻前滚翻脱离战斗。</p>

    棘手,十分棘手。</p>

    不论是在镇魔峰上一战,还是如今魔眼神庙前交锋。</p>

    李子杰都对眼前敌人战斗直觉、还有捉摸不透的天赋魔法感到头疼。</p>

    本来这一击他自忖即使换做人类中顶尖级别战士,都极有可能会就此饮恨当场。</p>

    偏偏地还是被灭世奴在千钧一发之际顺利躲开。</p>

    要命的是,从高处落地导致双腿都有些微微发麻,无法第一时间再度离开、躲开魔庇即将抬起的视线。</p>

    “很不错,作为人类你很不错。也仅仅如此了!”</p>

    灭世奴发力挣脱手腕上束缚的锁链。</p>

    浑身上下即使体无完肤,可站起身时依旧带来无尽威压。</p>

    </p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