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狱边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第五百章:记忆回溯
我的书架 返回目录
    天狱边缘第五百章:记忆回溯记忆开始回溯。</p>

    这还是黎轩第一次体验魔术王独有的奇妙方式。</p>

    先是面前辨认出如今正常视野被鸟瞰视角代替,那应该是来自信鸽的双眼。</p>

    再到好不容易分辨出眼前景象的诡异、到底是出自什么原因——</p>

    原来整个过程,视野都像是在倒退般回溯。</p>

    意识到魔术王想要给自己展现什么时,黎轩心头猛地一颤。</p>

    似是终于能了却几个月来的困惑,从此回忆中找到答案。</p>

    至于大魔法师转世到底是用什么手段给自己呈现出来的,那早就不重要。</p>

    在黎轩如今的认知里,或许大魔法师转世战力不及惩罚者峻熙,可要论其他方面,几乎是无所不能。</p>

    从遍地都是魔物的营地内退出、飞翔在旷野上、反向越过城墙、来到人类居住的六峰城内。</p>

    随着信鸽视野越来越接近猎魔协会总部,黎轩神情变得紧张严肃,等待答案揭晓的一刻——</p>

    结果却让他如遭雷击。</p>

    出现在信鸽惊鸿一瞥视野中的,竟是自己和格拉蒂丝!</p>

    这、对了!</p>

    这是昨天格拉蒂丝截取到飞离西城门的猎魔协会奸细信件,然后又伪造一份、并重新放飞的信鸽!</p>

    难怪感觉这只信鸽飞行时候,为何有些摇摇欲坠的不稳。</p>

    应该是钝箭造成的伤害还未完全恢复导致。</p>

    至少刚开始连同对方感受一起回溯的魔术王,全程是忍着些许阵痛看完的。</p>

    忽然意识到魔术王把自己单独交出来看这段回忆,不会是以为所谓猎魔协会奸细就是自己和格拉蒂丝吧!</p>

    猛地想要回头看向大魔法师转世并解释,却发现一时难以脱离回忆视野,根本看不到其他事物。</p>

    他在外界发现黎轩动作代表的含义,身边传来大魔法师转世淡淡的声音:</p>

    “余还没到那种看不完证据、就直接定罪的程度。放心,若余想除掉你,不会特意将你带离城墙再动手。”</p>

    一句话就让原本有些焦躁的黎轩安静下来。</p>

    回忆还在继续进行。</p>

    被格拉蒂丝提着反向移动,最后被塞进不知是何地的黑色狭小空间内保管。</p>

    不过在进入格拉蒂丝房间那一刻,黎轩第一时间还是选择闭上眼。</p>

    结果却发现即使自己眼皮闭上,依旧无法消除意识内呈现出的视野。</p>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格拉蒂丝书桌上摆放着写有“李子杰”的纸页。</p>

    虽然那张纸有略微皱痕,不过还是端端正正地摆在书桌上,被信鸽无意间看见。</p>

    那就等同于被黎轩看见了。</p>

    时间像是被加速,等到再次被格拉蒂丝取出。</p>

    沿着外面道路回到城墙上、被“丢”在地上、突然起飞、有只钝箭击中信鸽后被“弹飞”到猎魔弩中等。</p>

    一系列事情经过,视野重新回到空中。</p>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返回真正放飞信鸽的猎魔协会奸细处了罢。</p>

    黎轩抛下所有杂念,紧紧地盯着信鸽视野从城墙再度返回猎魔协会总部。</p>

    飞到那熟悉的窗台边,被一只熟悉手放飞。</p>

    当回到鸽笼看见靠近视野的猎魔者面容时,黎轩整个身躯猛然一震。</p>

    那张面容哪怕再过数十年,黎轩都会将之牢牢记在心中。</p>

    因为此人不是其他陌生猎魔者,而是眼中时刻闪烁着智慧光芒的老者——</p>

    导师毕垂德。</p>

    自认魔术王所说“承受不了”绝对是玩笑话的黎轩,怎么都没想到会在信鸽视野内看见导师的面容。</p>

    那封写有猎魔协会内部秘密,包括用亚人文字加密写出的三位神眷者作战方针,无疑是毕垂德亲手塞进信鸽腿上那小小容器。</p>

    黎轩直感觉脚下步伐失去平衡,心神失守地瘫坐在床上。</p>

    即使视野此时不知不觉间已完全恢复,他脑海内还无时无刻不在回放毕垂德面容出现的那个时刻。</p>

    绝对是自己的导师。</p>

    越是对他熟悉、越是能判断出那人便是毕垂德本尊!</p>

    即使想从中找出破绽,来证明此人是假扮者。</p>

    可无论从哪个细节判断,对方是毕垂德的事实都难以撼动。</p>

    本还将怀疑对象施加在虚空断聚身上的黎轩,才意识到许多事情在一开始就能解释得通。</p>

    不过是他一直没敢往那边想罢了。</p>

    半年前米尔恩侯堡垒之战。</p>

    唯有毕垂德在毁灭教的截杀中、捡回一条命。</p>

    即使已身负重伤,却还没到致命程度。</p>

    三个月前,当黎轩去往猎魔者学院院长办公室询问失踪学员去向时,毕老就含糊其辞地说,是出于某种原因回家——</p>

    事实上这本就与林远当时承诺过、猎魔协会绝对会把学员家中之事全部解决,起了些许矛盾。</p>

    试想凭借猎魔协会如此庞大势力、实力,总不可能每年恰好有几个游学学员因故离校吧?</p>

    想必是被身为院长的毕垂德带到毁灭教培养洗脑了。</p>

    再加上奸细一事本就在罗克郡城中盛传,到了六峰城内竟还有这类蛛丝马迹。</p>

    更有其他很多生活中黎轩自动忽视的异样,无不都在向他指示——</p>

    导师毕垂德,就是毁灭教安插在猎魔协会的卧底!</p>

    要问黎轩是否难以接受这事实,答案是肯定的。</p>

    若是问起黎轩现在打算怎么办,答案当然是不容置疑的。</p>

    “余知道你现在肯定很难接受。但等到其他人回来再商量,怕是会被毕垂德察觉到什么,反过来对你进行打击。余并非劝你现在就去将猎魔协会的卧底清除,只是给你提个建议,迟则生变。”</p>

    劝人去弑杀导师的事,魔术王自认干不来。</p>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等到黎轩想在所有猎魔者都还在猎魔协会的情况下,想要对付最高权力者,绝对困难重重。</p>

    更何况大战在即,时间早已刻不容缓。</p>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啊,大魔法师转世。”</p>

    黎轩像是在哀嚎,在摇头过后忽然脸色变得决绝:“真得无可挽回了么?”</p>

    “决定在你。事实上余在这六峰城信任之人也只有你,所以才会在刚才为你展现那段记忆。”</p>

    魔术王快速说到:“做出决断吧。若你心意已定,余会为你去拖住其他猎魔者返回此地的时间。”</p>

    如今总部内只剩下不到十位猎魔者,且随时都准备出发前往城墙支援。</p>

    趁着现在去袭击毕垂德,在其他猎魔者回来前找到足够多证据,便能为决战做好充足准备。</p>

    可弑师这种事,对最为重情义的黎轩来说,显得太过困难和难以决定。</p>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</p>

    简单两个字,似乎耗尽黎轩所有力气。</p>

    大魔法师转世也不含糊,转身离开道:“余会尽量拖住其他猎魔者,在外制造混乱。所以在那之前,你就放手去做吧。”</p>

    最后时刻,他忽然想起什么,回头嘱咐:“对了,像毕垂德这种暗宗高级成员,手中肯定也有一枚符箓,多加小心。”</p>

    黑袍身影已然消失。</p>

    唯独剩下新晋神眷者,握着一瓶中等魔力髓液,重新站起身,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。</p>

    要趁着这段时间,去斩断猎魔协会在此次战斗中、仅剩的一条潜在枷锁。</p>

    在黎轩走出房间时,不远处城墙上忽然吹起一阵罡风。</p>

    本打算不久后就离开了猎魔者们,被这道忽然从魔物阵营那边吹起的风力吸引。</p>

    秋天有这种大风很正常。</p>

    可伴着如今这等气氛吹起,或多或少让他们加以警惕。</p>

    紧接着,对面魔物营地发现忽然燃起一根根火把,并朝着这边不断逼近!</p>

    敌袭!</p>

    是敌袭!</p>

    士兵们快速做出反应。</p>

    即使距离还比较遥远,加之夜幕下即使有火把作为目标,也难以看见持着火把的到底是什么生物。</p>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从魔物阵营那边前来,总不可能是从六连诸峰逃出来的人类同胞吧!?</p>

    自由业者和猎魔者皆严阵以待。</p>

    却见安歇火把在距离弓箭射击范围外数十米处忽然停下,旋即朝着另外两道城门发现加速离去。</p>

    糟糕!</p>

    它们是想趁机突袭其他防守薄弱的城墙!</p>

    两位在西门镇守的神眷者,皆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</p>

    虚空断聚是在城墙上奔波、千里奔袭竟是直接跳下城墙,想着直接冲出门外去直接阻击魔物!</p>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了,快回来了!外面敌方力量不明,别被埋伏了!”</p>

    老牌神眷者间发生意见不合,至于其他猎魔者都被忽然转向的火光耍得团团转。</p>

    甚至于在猎魔者们组织反攻期间,还有几块大型攻城石朝着城墙猛烈轰击,所幸无人伤亡。</p>

    “坚守城墙到天亮!”</p>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总部找神眷者黎轩前来助阵?”</p>

    “不,让他好好休息会儿,等出现重伤者再叫他来也不迟!”</p>

    虚空断聚作为整个六峰城内猎魔者副指挥,在城墙上发号施令,抵御“魔物”们疯狂进攻。</p>

    好在魔物们似乎同时在忌惮、进攻城墙会被大规模歼灭。</p>

    自始至终只是用火把扰乱人类方面士气、或用攻城石远距离攻击。</p>

    双方都有个共同想法——支撑到天亮!</p>

    突然躁动的城墙,引得总部内剩余几位猎魔者也放弃休整,朝着各个大门奔赴前去。</p>

    黎轩蹲在二楼围栏边。</p>

    确认整个总部内只剩下自己和导师毕垂德,才紧握着魔力髓液来到导师前不久前往的阳台。</p>

    再经过这个拐角,就能看见导师的背影了罢。</p>

    新晋神眷者咬牙,将那瓶中等魔力髓液一口气吞服。</p>

    强行压制内心种种情感,来到猎魔协会总指挥者身后。</p>

    此时的毕老,正扶着阳台上围栏,观望着远处不断有混乱声传来的城墙。</p>

    当黎轩出现在他身后时,也丝毫不感到意外,甚至连头都没回,就问道:</p>

    “那或许是大魔法师转世吧?”</p>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</p>

    看来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前来的目的。</p>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夫就知道会是那位大人。没想到啊,没想到最终还是站在毁灭教的对立面了。”</p>

    面对毕垂德舒畅笑声,黎轩懒得去管为何导师会知道大魔法师转世来到了六峰城。</p>

    又是如何猜到自己前来的目的。</p>

    “帮助灭世奴攻打六峰城,怎会说是站在毁灭教对立面。”</p>

    年轻人停在导师身后,右手按着剑柄,此次战斗势在必行。</p>

    “攻打六峰城?嗯,老夫可不这么觉得。”</p>

    老者收回在城墙上视线,转身与弟子面对面:</p>

    “冽云大人那边发生异变、城墙只围不打,老夫就猜到。不仅身份已经暴露,就连现在也是为助攻老夫,才上演的围攻吧?”</p>

    年轻人默而不答。</p>

    老者笑道:“只是老夫没想到大魔法师转世大人会选择让你来此地,这便是天意罢。”</p>

    </p>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>